江苏信息网
最新:江苏二手房产、人才招聘网等新闻资讯尽在本站!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正文

故乡的露水,何时能再次打湿我的头发|黑眼圈·夜读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7/9/8 9:38:07 人气:23 加入收藏 标签:

立秋,在阳历的八月上旬,正是蝉鸣如火的季节,草木葱茏,几乎看不到一丝秋的足迹。转眼到了白露,则昼暖夜凉,落叶四飞,果实累累,秋虫啾啾,成熟里透着凄凉,一派秋天的景象。

 

白露节气,秋思渐浓。外婆说:“白露秋风夜,一夜凉一夜。”小时候在外婆家过,外婆会晒透衣被,铺好木床,让我舒服地睡下,感觉不到一丝秋凉。夜长了,外婆就坐在门外侍弄棉花,新摘的棉桃堆成小山。

外婆的双手粗糙而灵活,她细心而麻利地掰开棉桃,揪出洁白的棉絮,投进瘪瘪的蛇皮袋里,袋子就慢慢地胖起来了。外婆忙碌的影子模糊而佝偻,她的咳嗽声也很轻,似乎怕惊动了什么。看着看着,我就坠入了梦乡。

过了白露,我就盼着中秋,那时舅舅就会从东北回来,外婆就会杀掉养了两年的公鸡,做南瓜干烧鸡块、大葱炒酱豆,还要擀白面烙馍,让我们大饱口福。

 

 

多年以前,父亲会在白露之后,吃过晚饭,点亮马灯,披一件夹衣,蹲在村口的井边磨镰刀和砍刀,准备收割成熟的大豆和玉米。我和母亲在旁边提着马灯,看父亲把生锈的镰刀和砍刀磨得明晃晃的,锋利无比。地里的庄稼茎秆粗壮,颗粒饱满,又是一个丰收年,父母面带微笑,心情是满足的。

 

村里的树木变得稀疏,枝叶上的露水滴落在脖颈上,一丝让人有点战栗的凉。黄牛在木棚里咀嚼着草料,一只花猫窜进灌木丛中,那么多的蛐蛐儿在墙角嘶嘶地叫,愈发显出秋夜的静谧来。我和几个小伙伴到处疯跑,玩“藏猫猫”的游戏,满裤腿的露水,满头的草屑,却开心极了。

那时虽不富足,但大家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粗茶淡饭,心境淡然而从容。

 


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这样的诗句最惹人秋思。记得多年前,我曾写过一首诗,里边有这样的句子:“又是一场乡村的露水,打湿了我的头发,那一弯瘦月亮,正沿着思念的脊背,悄悄地爬。”

当时我在乡下,和父亲一起走过低矮的田埂,茂盛的玉米棵快要把我们淹没。父亲叼着一支香烟,随手掰下一个肥大的玉米棒,盘算着当年的收成,盘算着弟弟、妹妹的婚礼费用。

当时父亲已肺病缠身,可惜他自己没有发觉,依然兴致勃勃地唠叨,说过两年把我弟弟和妹妹的婚礼操持好了,就去南方打工,见见世面,享享清福。

我们没有目的地走着,四野无垠,凉风吹过遍野成熟的庄稼,一缕熟悉的童年味道扑面而来。那淡淡的月色,那闪烁的灯火,那温和的狗吠,那燃烧的柴草,一直让我感觉温馨无限,恍若梦中。

 


如今外婆已经离开我们二十年,父亲也离开我们四年多了,只留下我们的母亲,因不喜欢城市的喧闹,还在故乡过着平和的农家生活。

 我的亲人在哪里,家就在哪里,秋思就在哪里。今夜又逢白露,往事离我如此之近,又那么遥远。

在城市的一角,秋风沁骨,月高云淡,站在三楼的窗台前,看末班车迢迢而过。我的故乡风貌,我的亲人面容,又渐渐清晰起来……
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